1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醉酒驾驶、无证驾驶、吸毒后驾驶以及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等行为,造成他人人身损害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该解释于20日起施行。

醉驾伤人后保险赔偿怎么赔?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在官网发布《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醉驾伤人保险赔偿进行了明确,对于酒驾、毒驾等造成的伤人,保险公司需要赔偿,在保险公司先行赔付后,其有权向被保险人追偿。而征求意见稿中关于“酒驾伤人保险公司要赔”的这一解释,也引发了保险行业内人士的不满,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此举可能引发保险公司经营成本的上升,加之交强险自从实行以来连年持续巨亏,车险保费可能面临上涨。

保障弱者权益 保险公司先赔

车主:“这不就是在放纵酒驾吗?”

近年来,道路交通事故大幅增加,案件数量显著增长。很多案件中,都涉及对责任方如何认定的问题。

“这不就是在放纵酒驾吗?”记者发现,该《意见稿》一出,广大消费者均对其有很大异议,很多消费者直接质疑,此举无疑鼓励车主酒驾,与现行的法律精神相悖。

“无论基于哪一种情况,如果涉及第三方人员伤亡,都应该由承保事故车辆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赔偿;不足的部分,承保商业三责险的保险公司予以赔偿;仍然不足的,由侵权人赔偿。”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教授指出,设立交强险制度的初衷是保护道路交通参与者中弱势一方的权益,法定保险先赔是保险公司的刚性义务,也是国际惯例。

车主陈先生就表示,此举会引发道德风险,是用提高全社会的成本来鼓励酒驾等违法行为:“虽然这是为保证受害者得到及时救治和补偿,但客观上鼓励了酒驾、毒驾、无证驾驶这样本来应该打击的行为。”

有人提出:醉酒驾驶、吸毒驾驶属于“不可控”风险,保险公司为此埋单是不是太冤了?

律师:赔偿与伤人不同范畴不冲突

“对个体来说‘不可控’的风险,对保险行业而言是‘可控’的风险系数——他们应该尽快与公安交管部门合作,掌握相关数据并体现在保费厘定中。”郝演苏说。

广东君厚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庆元告诉记者,保险公司对酒驾伤人行为赔偿是属于民事赔偿,但是酒驾造成事故属于刑事犯罪,这属于两个不同的法律范畴,所以并无冲突。

而新的司法解释规定,一方面使保险公司新增了对“毒驾”行为的追偿权,与此同时也进一步明确酒驾毒驾等情况下保险公司对第三方的“出资”是刚性的赔偿。

也有消费者替保险公司先行赔偿叫好,“醉驾如果不予以保险赔偿,被害人很难得到其他方面的救助,醉驾行为在已经归入刑法调控的情况下,对民事方面由保险赔偿应该比较人性化。”

涨价涨到明处 倒逼经营透明

之前只需垫付 现在则要赔付

交强险制度施行以来,经营上始终未摆脱连年亏损的阴影。2010年全国交强险业务亏损已达72亿元,平均每单业务要亏70—80元。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保险公司可以向肇事者进行追偿,但保险公司要负担追偿成本,这部分费用将最终转嫁到车主身上,估计交强险价格将上涨10%左右。

根据《意见稿》第17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人身损害的,应当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醉酒、吸毒、滥用麻醉药品或者精神药品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

“代位追偿不是新增责任,而是早该补上的一课。这是国际通则,也赫然列入中国几十年来的保险教材。”郝演苏介绍说,在财产险费率分解中,理性损失、非理性损失、诈骗损失、追偿成本以及每一项风险责任都可分项列计,算出其占总费率的比例。可一直以来我们的交强险费率是笔糊涂账。

记者了解到,该《意见稿》的出台与目前现行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保险条例》有明显差异。

郝演苏指出,监管部门、审计部门必须进一步完善交强险经营信息披露制度,同时抓紧开展“国家精算”工作,以独立、权威的信息与见解,对社会公众释疑解惑。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保险条例》的第22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不会减轻处罚 不会助长恶行

“之前只是垫付,现在是赔付,一字之差就相差很多。”有大型财险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通常保险公司的责任免除条款也会列明醉酒、吸毒等驾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害,保险公司可不予理赔,但会为伤者垫付一定的抢救费用。但是该《意见稿》则相应强调,对于酒驾等造成的赔偿,保险公司应先行赔付,在赔付之后,有权再向被保险人追偿。

有公众质疑:如果保险公司为包括酒驾、毒驾在内的恶劣行为埋单,那遵纪守法的车主岂不是吃了亏?

交强险去年亏损72亿元

保险原理就是全社会对风险的分摊与互助,交强险秉承这一原则且更加突出对无辜受害者——第三方的关照。所有驾驶者、行人都是道路交通的参与者,也都可能成为交通事故的受害方。

有专家解读,醉驾赔偿或导致保险公司赔付率攀升,车险费率市场化后,保险公司将提高车险费率,最终由全体守法投保人共同承担违法成本。

郝演苏说,从这个意义上说,广大车主是在为包括亲人朋友在内的所有道路交通参与者投保。

有业内专家认为,虽然《意见稿》还在征求意见阶段,但通常作为一份指导性文件,代表了法律规范的方向。对此,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交强险作为一种强制性的政策险种,无论是费率还是赔偿标准都是有严格规定的,保险公司无权进行更改。但是由于交强险自2006年实施以来,除2008年稍有赢利外,基本上亏损一年胜似一年,去年亏损达72亿元的历史新高,因此这一块亏损都由商业车险来补贴。

还有公众担心:赔偿酒驾、毒驾事故,会不会助长这些恶劣行为?

乘出租车出事故可索赔

郝演苏说,“应该明确,交强险既没有为‘坏蛋’们该负的民事赔偿责任埋单,也丝毫不会减轻他们该受的刑事处罚,因而不存在‘助纣为虐’的隐忧。恰恰相反,仔细琢磨交强险的制度设计,大家会发现:交强险不赔偿不保障的恰恰是酒驾、毒驾者!而这正是其社会管理功能的体现。”

对于免费搭乘乘客,意见稿表示机动车驾驶员免费载人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搭乘人人身损害的,如驾驶员有过错,应当赔偿但可适当减轻责任。业内专家表示,这个条款实际上是对免费搭车行为的鼓励。

《意见稿》规定,出租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经营出租车的单位或个人对超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之外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的,法院应予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