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关于孙晓东的新闻,激发了外界的好奇。今年1月出任PSA亚洲产品规划和市场战略总监一职,如今已经递上辞呈,10月1日奔赴吉利汽车集团。

中国自主品牌汽车企业正轮番掀起更换销售主帅的浪潮。

一个月内,接连两度对高层人事进行调整,吉利在前期转型基础上,从销量、品牌以及体系方面实现与合资品牌靠拢和赶超的意图不言自明。

离开或留下,有着必然的规律和理由。今年我们已经见到太多的合资高管们或跨国企业高管选择离开跨国公司、合资企业,涌向自主品牌车企。其实数年前,这种现象已经出现,因此,我们不能不承认这是一种必然趋势。

近两个月以来,奇瑞汽车、吉利汽车等三家汽车企业相继宣布更换自主品牌销售公司一把手。新执掌自主品牌帅印者,此前均有长期任职于合资企业的经验,在业内亦有着良好的业绩表现。中国自主品牌车企不约而同地采取此举,折射自主品牌、合资品牌交锋将变得更加激烈的未来。

不仅仅是吉利,北汽集团、一汽集团、奇瑞汽车也出现了人事调整。随着吉利、奇瑞、北汽等自主品牌的快速发展,对高端人才的渴求与日俱增,而曾在合资企业打拼并拥有丰富经验的中方高管也出于职业理想的考虑纷纷加盟自主企业。

从不愁吃喝的跨国车企、合资车企,奔向薄利甚至亏损的自主品牌,需要怎么样的推动力?不可否认,高薪、高职位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但背后的推手并不仅止于此。

最初爆出自主品牌销售帅印变化的是奇瑞汽车。4月中旬,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承认,奇瑞汽车总经理助理、奇瑞销售公司总经理郑兆瑞将卸任,调至国际公司任职;黄华琼接任奇瑞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此前,黄华琼任奇瑞总经理助理、销售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兼奇瑞汽车新闻发言人。

行业人士表示,合资车企反哺自主品牌、自主品牌人才争夺日趋明显。这与日趋激烈的竞争以及市场环境的变化有着极大关系,一方面是跨国车企对市场份额的追求,另一方面则是自主品牌不断向上转型。

任何选择都必须是双赢的,才能持续。在这些职业经理人们和自主品牌的互相选择中,彼此的诉求点是什么?最终能否达到这些目标,将决定职业经理人的去留。当然,一家企业的文化,也成为关键因素之一。

随后,吉利集团销售公司总经理的刘金良交出帅印。5月16日,吉利汽车宣布孙晓东出任吉利集团销售公司总经理,并仍然兼任集团品牌市场和产品规划副总裁职务。而执掌该位多年的刘金良被任命为负责集团新能源汽车营销的副总裁。

自主亟需提升

就中国自主品牌企业而言,目前正进入一个转型的关键时期。

近日,另一重磅人事变动被引爆。来自北汽集团的消息显示,李峰将升任北汽股份总裁,主抓自主品牌。目前,李峰任北汽股份副总裁、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5月上旬,当问及李峰人事变动时,北京现代内部人士有些疑惑地表示:“确实听说这一传闻。但北汽集团人事变动通常在年初,鉴于2013年初已经宣布过人事调整,当时李峰并不在调岗之列,因此疑惑最终传闻是否变成事实。”

5月16日,吉利集团任命孙晓东接替原吉利销售公司总经理刘金良任职吉利汽车销售总经理职务。而一个月前,吉利汽车研究院院长赵福全刚刚离职。如果说赵的离职意味着吉利要重塑研发体系;那么孙晓东的上任,则说明吉利对开始对销售体系和思维进行重整。

北京现代副总经理李峰的一番言论,或许可以解释时下中国自主品牌的问题及诉求所在。李峰认为,企业通常要经过”P、Q、B”三个阶段。P即价格驱动阶段,Q即品质驱动阶段、B即品牌驱动阶段。

在外界看来,三大车企、三项人事变动,均与自主战略息息相关。第一,奇瑞汽车、吉利汽车是业内自主品牌领军企业,目前正处于转型或新的发展阶段。孙晓东、黄华琼加盟吉利汽车、奇瑞汽车时,最初从事均是战略规划。在多年多生儿子多打架的战略思想下,不少自主品牌车企相继泥足深陷,未跟上市场发展步伐。近年来,以奇瑞汽车为代表的一批车企开始反思,并重新梳理战略,以求通过聚焦、集中拳头发力来重拾雄心。北汽集团则是自主乘用车领域的新兵,正急于进入自主品牌飞跃期;第二,自主品牌车企们既看到了机遇,又深刻体会到严酷的事实,即自主品牌车企和合资企业短兵相接的面越来越大。

据了解,孙晓东2011年正式加入吉利汽车,在1997年时便参与了上海通用的组建工作,后来负责上海通用的市场营销,曾经任上海通用汽车副总经理、上海汽车集团股份公司质量与经济运行部执行总监。2011年,曾短暂任标致雪铁龙集团亚洲运营部产品规划和市场战略总监。他有着丰富的合资企业职业背景,深谙企业规划与战略营销,且善于运用营销战术。这恰巧是自主品牌最需要的经验。

不妨观察全球汽车企业处于不同的阶段。比如,中国自主品牌处于从P到Q的转折阶段,如果不走出低价竞争的泥潭,以品质赢得消费者,那么中国自主品牌车企只有死路一条(这在手机行业、家电行业已经屡见不鲜)。至于现代汽车、及北京现代、东风悦达起亚等韩系合资企业,已经脱离单纯的价格竞争阶段,进入”品质驱动”阶段。至于宝马、奔驰等豪华车或者大众品牌,明显居于”品牌驱动”的阶段。即使明知大众品牌的价格高于同类产品,但中国消费者仍愿意购买大众品牌汽车。

多年前,中国自主品牌、合资品牌几乎井水不犯河水,自主品牌集中于生产经济性轿车,而合资品牌集中生产中级及以上轿车;自主品牌打性价比牌、合资企业打品牌溢价牌;自主品牌集中于三、四线城市,合资品牌集中于一、二线城市……但是,随着一、二线城市饱和度越来越高,合资企业们也不断俯身向下,一边推出售价10万元以下甚至5万元左右的经济性轿车,一边在四、五线城市大干快上建经销网点。于是,自主品牌车企的传统地盘不断被侵蚀。此外,在原材料价格、人工成本、土地成本等不断上涨的压力下,自主品牌车企们发现另一大麻烦——成本下降难度越来越大,低价牌无法持续打下去。

尽管吉利是自主品牌汽车企业转型中最成功的,但吉利的帝豪、全球鹰和英伦这3个品牌都尚处成长阶段,产品力有待提高,品牌力则须极大努力去提升。在整个体系还不具备较强竞争力的背景下,一个有着合资公司成熟标准的营销体制对于吉利的成长壮大至关重要。

为什么中国自主品牌车企现有高管,无法解决这一问题呢?其实他们早已明白现状,只是无法突破思维瓶颈。按照即将离任的通用汽车中国总裁甘文维所言,五六年在一个岗位上工作,容易产生思维瓶颈。

这边是越来越强大的对手,那边是内部萌生的高增长需求,自主车企们只能迎难而上。业内人士指出,三大帅将均有着丰富的合资企业运作经验。李峰在任职于北京现代4年间,将北京现代从一个依靠价格优势的合资企业,带入品价比驱动的阶段。如今,北京现代“索纳塔”已经成功跻身主流中高级车阵营;孙晓东则是上海通用汽车营销干将,可是说是最了解合资企业销售运作脉络的营销人才。在上海通用汽车成立初期,孙晓东带着一批团队开拓销售市场。按照上汽集团内部说法,孙晓东的承压能力极强。如今,上海通用汽车已经成长为中国当仁不让的汽车一哥,营销能力、市场洞察力称雄于中国汽车业;黄华琼,曾任职于上海通用汽车、东风标致、上汽乘用车公司、北汽福田,既熟悉合资企业的营销运作,又了解自主品牌的内部运作。

这也是从去年开始吉利加快“挖角”合资车企高管的步伐的原因。孙晓东、付强、侯海靖、林啸虎等前合资公司高管相继加盟吉利,希望将合资公司的经验应用到自主品牌,帮助吉利突破现状,早日赶超合资品牌。

从这个角度上看,此时更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行事。如果聘请一些合资企业或跨国企业的高层,有利于帮助企业果断地进行战略转型。

随着中国自主品牌车企的发展,未来或将有更多来自合资企业的销售高管加盟,并推动中国自主品牌战略、销售体系的大变革。

无独有偶,于吉利集团对孙晓东委以重任的同时,北汽集团也进行了高层人事调整,北京现代常务董事长李峰将任北汽股份总裁。这也是继3月份董海洋进行职位调整后,北汽股份再度进行高层调整,旨在加速北汽自主品牌发展。

今年以来,我们看到活跃在自主品牌车企战略决策岗位的新人,不乏来自跨国车企、合资车企的高管。比如黄华琼在奇瑞汽车负责战略转型事务。但众所周知,决定转型及真正转型,需要更高决策者痛下决心,因为转型必须做割舍,诚如奇瑞汽车已经决定收缩品牌、集中兵力出击。

技术突破

如果跳开中国合资、自主的巢臼,这种反哺可以理解为人才的阶梯式流动。正如几年前,海外跨国车企技术精英们回归国内,任自主品牌车企研发高管一样。中国合资的高管储备已基本充足,但自主品牌却苦于无人担此重任,因此互取所需。

然而,自主品牌大规模收拢人才,并非只是国内合资品牌中一条途径。为了摆脱产品竞争力不强的根本性问题,自主品牌也将橄榄枝伸向了海外,寻求“洋外援”,希望借助外力,来帮助提高自身品牌形象。

如果中国汽车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真正步入品质驱动甚至品牌驱动阶段,不排除这些中国高管们会被挖角任海外发展中国家汽车企业高管。

今年2月,奇瑞将保时捷设计师HakanSaracoglu聘请到位于上海的设计中心,负责督导旗下车型设计,以改善其车型样式。至此,奇瑞成功打造了其“技术梦之队”。

据悉,奇瑞这支“技术梦之队”的设计研发团队,汇聚了奔驰汽车集团前工程与设计总工程师Klaus
Badenhausen、前美国通用汽车内饰工程部部长邱延正、前宝马设计师Sergio
Loureiro以及前保时捷设计师HakanSaracoglu等在内的诸多汽车企业的高级研发人员。这支团队将主导奇瑞品牌整车开发、造型设计、技术研发等各方面,是奇瑞欲将自主品牌发展推上一个新的高度的重要举措。奇瑞也顺利成为了自北汽、吉利、长城后,再度引入“洋外援”的自主品牌。

此外,另一自主品牌北汽也邀请了前梅赛德斯-奔驰设计师彼得·阿卡迪潘的加盟,担任其设计总监,领导设计团队开发一系列新车,包括高档后驱车。此前主导了奔驰CL、奔驰CLS和奔驰M级等车型的设计工作的阿卡迪潘,将为北汽设计、开发一系列新车以满足中国新车购买者的需求。

不同阶段不同诉求

翻看刘金良的简历就可以发现,作为由吉利四大副总裁构成的“四大金刚”的高管团队之一,刘金良自从1995年被李书福招进吉利,从办公室、人力资源干起,最后成长为吉利销售公司总经理,并成为负责营销的副总裁,在吉利推行三大品牌战略,对于吉利由“价格吉利”到“品质吉利”的提升功不可没。

如果说,在过往的多年中吉利需要这样一位有着了解吉利、具备丰富本土营销经验的营销人才来使得吉利在竞争激烈的中国汽车市场实现立足的话,那么,更加全球化的吉利更需要一位有着全球化视野的人才来统筹吉利销售。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吉利收购沃尔沃之后,吉利汽车在产品研发等方面都已经与沃尔沃展开合作,现阶段的吉利汽车也需要一位有丰富合资企业和外资企业经验的销售人才与沃尔沃进行更好的沟通。据悉,沃尔沃国产项目即将在今年下半年正式投产,吉利集团旗下的吉利和沃尔沃两大品牌需要建立更好的协调机制,这背后体现的是吉利汽车进一步实现国际化的诉求。

此外,至于调任刘金良成为负责吉利新能源汽车营销的副总裁,李书福认为这也是必要之举。目前,吉利已经在新能源车上投入近10亿元,吉利EC7电动车预计将于明年第一季度在国内外同步上市。

毋庸置疑,人才可以大幅提升企业竞争力。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精英人才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更能发挥其最大作用。

而对继任者而言,压力和挑战才刚刚开始。

相关文章